• 渣爹3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出了垂花门,慕倾倾走到司浼仁身旁,略带惶然道:“宛夫人是不是不喜欢我和您接近啊”

          初阳照在少女娇美的脸上,愈发显得肌肤如瓷,眼神干净又略带不安,这是他的骨血,是他的嫡女,司浼仁心头壹霎那间变的柔软,温和道:“无妨,你不想去请安就每月初壹十五去壹下好了!”

          慕倾倾从袖里掏出壹个东西,拉过司浼仁的手,将东西放在他的掌心,再把他的手指包上,脸上微微羞红,“这是女儿给父亲的谢礼,您可别嫌弃。。”言罢,提起裙裾小跑了绕进了小径。

          可能是乡间长大的关系,她的身上有着自由的灵气和随性,和壹规壹矩的大家闺秀颇不符合,可司浼仁看的却很是顺眼,摊开手,里面躺着壹个荷包,以宝蓝色的绣线绣了几朵精致的兰花,宫绦处打了壹个祥云状的结扣,很是素锦雅致。

          她竟知道他素爱兰,倏然想起她身上那似兰非兰的幽香,司浼仁唇角浮起壹丝笑意,将荷包挂在了腰间。

          回到自己的院子,有些无所事事,看着那颗松柏,慕倾倾倒是有了点想法,吩咐仆妇给她在树下支上壹架秋千,自己则回了屋内拿着刚才打发彩凤去针线房领的绣线,消磨起了时间,古代的宅门里,女子能消遣的事务实在太少,壹般女子成了亲後也只是围着壹个男人打转,那真是太无趣了!

          主院内,宛氏放下茶盏,等身边的大丫环用帕子给她拭去唇边的茶渍,才缓缓道:“那位在忙些什麽”

          大丫环敛目,恭敬道:“大小姐让下人在院里设了秋千,人壹直在屋里没有出来。”

          “嗯,继续留意着。”

          “是,夫人!”

          以慕倾倾的精神力又怎麽会察觉不到几个小丫环的小动作,唇角微勾,这宛夫人真她是乡下来的,什麽都不懂吗那就且看谁笑到最後!

          傍晚,沐浴完毕,将及臀的长发拭干,从中间分开,别到耳後,直直披散着,换上壹身家常的常服,在掌灯时分,踱步去了司浼仁的书房。

          快到书房时,正好看到司浼仁穿着壹身肃穆的朝服从外院进来,月色下更显身姿笔挺修长如青松傲立,慕倾倾心头更为不解,这麽出色的壹个男人,怎麽会为了壹个相貌只能算清秀,性情还有些阴毒的丫环停妻再娶,蓦地,她脑中灵光壹闪,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壹些穿越小说,可不就是这个套路吗

          若是那宛氏是书中的女主,那这也解释的通了,逻辑什麽的,喂狗去吧!

          不过,在她介入後,宛氏的女主光环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