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 67 部分阅读(1/1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余地,这群无耻的男人根本不理会她的哭叫,意要以这种残忍的办法羞辱她。她见过许多女犯在受刑时被拔掉荫毛时悲痛欲绝,现在她才真正知道这刑法有多么残忍。她知道他们的目的就是在心理上击垮她,她绝不能屈服。

          他们边拔她的荫毛边肆意地羞辱她,还有人不停地把手指插进她的荫道肛门。忽然有个特务扒着她被吊起的胳膊拨弄着她的腋毛叫道:“这母狗胳肢窝的毛也不少,干脆给她全拔了算了!”黎子午看了看笑眯眯的点头:“好主意,让柳秘书来个彻底的丝不挂,看她招不招!”阵滛邪的大笑之后,上来两个打手揪住她的腋毛就往下扯。柳媚下意识地扭动身体徒劳地挣扎,可她的两个r房立刻被两只大手紧紧握住,身体丝毫也动弹不得,她只有乖乖地任人摆布了。时间好像凝固了,柳媚眼睁睁的忍受着无耻之徒的肆意羞辱,她希望自己马上死去,希望时间从此消失。

        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终于,围在柳媚身边的特务们都站起身来。差不多每个人手里都捏着撮油黑的毛发,有的还小心翼翼地用纸包起来,往兜里揣。柳媚吊在那里浑身发抖,哭的死去活来。黎子午围着她上下打量,左看看右看看。忽然他哈哈大笑,其他特务们也跟着大笑不止。柳媚浑身颤抖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垂下了头。可他们不允许她逃避,只大手拉起她的头,硕大的镜子又被抬到她脚下。她在镜子里心惊胆战地看到,她岔开的大腿下光秃秃片。平坦的小腹下面没有了原先茂密的芳草地,变成了马平川,胯下的沟沟坎坎目了然。肿胀的荫唇象两道小小的紫红色丘陵,中间是深邃的沟壑。沟壑的尽头连着略微红肿的菊门,圆圆的洞|岤象眼小井。就连向上高高扬起的双臂下面的腋窝里也是光秃秃片。她被彻底地剥光了,身体上丝毫的掩饰都没有了,男人们滛毒的目光在她身上可以览无遗。这些目光在无时不刻着她,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同时长出了口气。不管多么耻辱,最难过的时候过去了。但她想错了,黎子午又发话了:“老董,照相机呢?给柳秘书留个影。”“天啊,他们为什么这么狠毒?”柳媚再也无力哭喊,全身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。

          把柳媚从无边的麻木中震醒的还是黎子午那阴险的声音:“柳秘书,这下考虑好了吧?现在招出来还不算晚,你还是个女人。再执迷不悟可就没后悔药吃了。”伴随着他胜利者得意洋洋的表情,两根粗硬的手指捋着她完全敞开毫无遮掩的肉缝肆意的摩挲。柳媚咬了咬牙,吃力地抬了下头,看都不看他,摇摇头气喘嘘嘘地低声说:“我不是枫!”黎子午猛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