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番外二心悦君兮君不知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言清歌很小的时候便知道自己有一门娃娃亲。

          当今皇后与自己母亲从前是手帕交,祖父又是皇上还是太子时的太傅,两家关系向来很好。母亲与皇后当时前后差不多时间怀孕,一时兴起,便约定若生出来是一男一女,便定了这门娃娃亲。

          她第一次见他时,正好七岁。

          那日,皇后接她入宫,与宁乐公主作伴玩耍。

          她和宁乐公主还有宫女们在御花园中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,她蒙上眼睛,去抓四处躲闪的宁乐公主。

          御花园很大,虽然耳边时不时传来宁乐公主的笑声,但她还是次次都扑了个空。

          正当她气喘吁吁准备放弃之际,忽然听得前头有脚步声传来,眼神一亮,直直就朝前扑去,一把抱住走过来的人。

          刚一抱住来人,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。宁乐公主与自己身量相仿,可她抱住的人,明显要比自己高些,也没有公主那种软软的感觉。

          正当她发呆之际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,“喂,你抱够了没有?”

          她愣住,慌忙扒拉下蒙在眼上的布条,错愕地朝前望去。

         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同她年纪相仿的男孩,一身华服锦袍,剑眉星目,带着些稚气的娃娃脸,眉头微蹙,正低头凝视着她,眼底似有微微不悦。

          言清歌脸一红,慌忙松开抱住他腰身的手,嘴里嗫嚅道,“不好意思,我以为你是宁乐公主。”

          “宁乐?”男孩瞥她一眼,刚要说话,不远处的宁乐公主宇文潇跑了过来,见到男孩,她眉头一扬,吃惊道,“四皇兄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        言清歌一听,微愣,眼前这个小男孩,是皇子?

          忽然,她似想到什么,再度抬眸望去,眼底水波微动。

          宁乐公主唤他四皇兄,那么,他就是四皇子宇文澈,自己……自己指腹为婚的对象?

          一时间愣在原地,只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宇文澈,眼底的错愕难掩。

          感到言清歌探究的视线,宇文澈眉头皱得更紧了,低头看来,“你是谁?这般看着本皇子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言清歌脸颊一红,低垂了头,“我……我叫言清歌。”

          “言清歌?”宇文澈正琢磨着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,一旁的宇文潇好奇开口道,“清歌是言太傅的孙女,四皇兄你没见过么?”

          言清歌虽然来过皇宫好些次了,但宇文澈很小的时候就被炎帝亲自带在身边抚养,去皇后宫里的时间并不多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