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二十六肉体擦身与猝然惊醒H(1/2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男人的在女孩的手心坚硬胀大,身的青筋狰狞着突起,腹下的肌澎湃欲张,仿佛随时要贯穿女孩的体内。

          容恩恩无措的糯糯道:“不你自己擦”

          容逸辰在她耳畔的薄唇,带着好闻的雄气息,暧昧的滑到白皙的细脖,像个贪婪的吸血鬼在动脉处吮咬:“那我帮你擦。”

          他的指贝幻化出尖长的指甲,刀片似的划上容恩恩的连衣裙,没伤到她任何一处,将衣服布料撕成碎片。

          容恩恩捧着赤裸光洁的身体,羞红的脸上双眸水亮,俏生生的被推倒在床上。

          容逸辰将布料碎片捡起沾湿后,在妹妹两团尚未发育的擦拭。容恩恩的脯虽稚嫩又小,却没受地心引力的影响,仍是高挺挺的上翘着。

          两颗樱花色的头沾湿后,晶莹的如同雨后的茱萸,容逸辰低下头像孩童吃般含着吮吸,吸得容恩恩头微疼。

          “哥哥,轻点”容恩恩弱弱的祈求,小身子被迫承受着。

          容逸辰的手也没有停歇,在妹妹的腹下擦拭,然后唇又滑到肚脐处,舌头色情的打着圈。

          “下面也没擦”容逸辰喑哑的说道,分开妹妹细腿,欣赏着户的美景。

          经过昨夜的肏弄,容恩恩的口仍微微红肿,色淡的毛绒凌乱的撇开,臀部缝隙内被她擦干净了,容逸辰竟觉得有点遗憾,他还想把糊满妹妹下体。

          湿巾擦拭着幼嫩的户,特别的口的位置,容逸辰擦拭的额外的认真,粉红的贝被用力的擦抹,突然又钻进紧致的内,用湿巾抠弄着里面。

          “昨天你流了好多水,是不是还有在里面”

          湿巾进入后没几下,小湿润润了,分不清是湿巾的水还是分泌的蜜汁。

          容逸辰扶起长的,在妹妹的口戳了戳,头找准道的位置,分开泛红的贝,一个顶腰重重挤了进来。

          “哥哥”容恩恩带着哭腔叫道,小被迫吸着,贝不自觉哆嗦着。

          容逸辰抬起妹妹的细腿,架在自己宽厚的肩膀,一下一下的肏弄。这种姿势入的最深,每一次都顶在妹妹的子口,小肚子在肏弄间一鼓一扁。

          容恩恩被肏得全身瘫软,酥酥麻麻的感觉溢了出来,嫩敞出蜜汁打湿了侵犯她的,下意识的收缩壁,搅得容逸辰也舒爽无比。他开始用很大的力和最快的幅度劲玷污着妹妹,软蛋拍打在两片粉白的臀部,体的拍打声层层叠叠。

          “好胀好难受太大了”容恩恩小手推搡着哥哥,又无力的垂下了。

          被玩弄两个小时后,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